皮带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带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岩石中国经济的高增长有两大隐忧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1:11 阅读: 来源:皮带轮厂家

金岩石:中国经济的高增长有两大隐忧

独立经济学家金岩石2月18日在其微博中表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有两大隐忧,其一是货币超发,其二是资产泡沫。而人民币的平稳升值和国际化有助于中国经济化虚为实,化险为夷。  金岩石称,2013年,阿根廷国家外汇储备流失逾30%,比索兑美元的官方汇率骤然贬值达32.6%,黑市汇率贬值达47%,银行商业贷款利率飙升至50%以上。南美似乎正在重演当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阿根廷的经济状况很像当年的泰国经济。和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夕一样,阿根廷比索贬值通过“多米诺骨牌效应”传导至毗邻的委内瑞拉和巴西等国家,并超出南美经济圈延伸到了土耳其、南非和俄罗斯。时至今日,从过去一年货币贬值的幅度和范围看,应可称之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危机。  中国的人民币会不会跟随贬值?或者更宽泛地说,是否会影响中国经济?对此,金岩石认为,影响微乎其微,主要依据如下:1。中国有巨额外汇储备,尤其是有稳定收益的美元国债资产;2。中国有巨额外贸盈余,特别是在2013年,中国的进出口贸易总额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3。中国的经济稳定增长,尽管未来的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依然可保持7%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4。中国有巨额财政收入,尤其是近期土地财政收入的爆发性增长,以及未来可预期的国企上缴收入的增长;5。中国的债务结构相对合理,尽管债务总额显著增长,但中国的政府债务主要是内债而非外债,基本不受外部债务危机的冲击。上述五点中最重要的是外汇储备和外贸盈余的稳定增长,这就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外汇储备资产与人民币汇率之间的关系。  金岩石表示,阿根廷的货币贬值与外储下降几乎是同时发生的,两者互为因果,足以证明外汇储备资产对本国货币汇率的稳定至关重要。由此推论,如果人民币升值与外汇储备资产有关,则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应视为驱动人民币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一。尤其是在外汇管制的条件下,资本账户不开放则人民币不能跨境自由流动,人民币的国际化必然是有限的。有限流动的人民币却能在2013年蹿升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货币,这与国家外汇储备的增长有密切关系。  2013年,中国外汇储备达到3.82万亿美元,目前已超过4万亿美元。金岩石认为,在人民币本身缺乏流动性时,国家外汇储备尤其是美元资产的信用,强化了人民币的国际信用!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事实上充当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备兑资产”,弥补了人民币流动性不足的制度约束。外汇储备资产是一种相对独立的国际信用,因此可界定一个新的经济学概念:“储备信用”。“储备信用”包含但不等于国家信用,但可以强化本国货币在国际市场上的流动性和稳定性。  金岩石分析认为,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化已经创造了一种新的模式:非自由兑换体制的国际化。在这种模式中,外汇管理中的资本项目有限开放,两大因素驱动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加速:其一是外汇储备增长不断提升人民币的国际信用,其二是离岸人民币的增长不断提升人民币的跨境流动。和阿根廷的外汇管理体制相比,人民币的国际化模式是一种“有限的自由兑换制”,与之相对应的汇率机制则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阿根廷在1991年的经济体制改革中开始实施货币的《自由兑换法》。此后至今,阿根廷经济危机此起彼伏,美元兑比索的汇率从当初的1∶1贬值到今年初的黑市汇率高达1∶10.02.  金岩石指出,阿根廷货币的国际化不仅未能促进国民经济的稳定增长,反而成为经济社会动荡的主要因素之一。这对于发展中的经济大国而言,阿根廷的教训应该引以为戒。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