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带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带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兔子的耳朵与三个孙中山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4:34 阅读: 来源:皮带轮厂家

先说一篇日本小学生的作文,题目叫兔子的耳朵:

我养了一只兔子。这只兔子是人家送给我的。因为家里有狗和猫,所以我就把兔子放在门口和猫狗分开养。我每天早晨去上学时,总要抱起那只兔子爱抚一番。

这是上星期四的事。那天早晨我去上学,走到门口一看,兔子的两只耳朵只有一只竖着,另一只倒在一边。我对它说:呦!怎么回事呀!把那只耳朵也竖起来吧。可是兔子不理我。那么让我给你扶起来吧。我用手扶起了它的耳朵。可是一放手,那只耳朵马上倒下了。我就对阿姨说:阿姨,请你把兔子的耳朵竖起来。阿姨就用脚夹起了兔子的耳朵。可是阿姨的脚一松开,那只耳朵一下子又倒下了。阿姨说:多奇怪的耳朵呀!说着她就笑了。

小作者时年七岁,叫悦子。她阿姨叫雪子。晚上悦,睡觉以后,雪子看了这篇作文,觉得用脚的举动不雅,连忙把它涂掉,改成阿姨攥住兔子的耳朵,让它直立,可是阿姨一放下那只耳朵,它就又倒下了。本来最简单的办法是把用脚改为用手,但实际上当时确实是用了脚,雪r考虑到不应该教孩子写假话,所以才模棱两可地改成那样的。但悦子仍难以理解阿姨的改动。

阿姨,这个地方为什么不行?第二天早晨悦子看到雪子改过的作文,开口就问。

小悦把阿姨用脚夹兔子耳朵也写进作文,多讨厌!不写也可以嘛。

可是,你不是用脚夹的吗?

嘿!用手去碰那东西多恶心

噢。悦子露出怀疑的神色,那是可以写出原因的呀。

但是,这种没规矩的样子怎么能写进去呢?老师看了会认为阿姨的举动很粗野。

噢。尽管雪子这样解释了,但悦子似乎还没有完全明白。

这篇作文,以及围绕这篇作文所发生的故事,都被写在日本小说家谷崎润一郎的长篇小说《细雪》里了。

这篇作文有我们所谓的思想性吗?没有。有我们所谓的意义吗?没有。但是,悦了的作文被教师评为优等,这篇作文写得很出色,雪子借助字典才给她改正了几个错别字,别的语法、修辞上的错误根本找不出,可见日本学校的作文评价标准与我们的很不一样。雪子的改动还算有限度,只是模棱两可,并没有说假话,但悦子的疑惑表明,即使这样的改动,也有违她所受的教育。这就说明,在日本对作文的要求中,如实地写是非常重要的,至于思想性或意义,则显然不在要求之列。如果是在中国,老师大概会要求最后加上几句点睛升华之语,诸如我一定要好好学习科学知识,长大后做个科学家,这样就可以弄清楚兔子的耳朵为什么会这样了之类。

这篇作文是直接来自孩子,还是小说家捉刀代笔的呢?读者自然会发生这样的疑问。但我们对此不感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这样的作文在日本能够得优等!我们关心的是,大作家显然欣赏这样的小作文!

我曾在日本的大学里教中文,也让日本的大学生写作文。读他们的作文,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像悦子的作文一样,怎么想就怎么写,不虚伪,不矫饰,不做作,一句是一句,没有空话套话,不会硬塞入我们所谓的思想性,不会硬赋予我们所谓的意义。也有在中国受过教育的日本小海龟,文风明显华而不实:啊,老师(或母亲、父亲),你是我生命里的红烛,照亮了我的人生道路,却燃烧了你自己

我读日本文学作品,也有同样的感受。用我一个学生评论小泉八云《怪谈》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中国式的伦理纲常,想淫就淫,想要钱就直接去做(别误会,说的是文学里,不是生活里)。也正因为这样,川端康成有《古都》,也有《睡美人》;谷崎润一郎有《细雪》,也有《疯癫老人日记》。探索人性可以到如此深度,就是因为全无顾忌或禁忌。我们缺少这一类作品。

再说一篇中国小学生的作文,题目不详,姑且叫它三个孙中山吧,转引自复旦附中黄玉峰老师在复旦大学的演讲《人是怎么不见的》:

星期天,我们去中山陵了。中山陵上有三个孙中山,后面一个是站着的,再到里面,看见一个是躺着的。三个孙中山的脸都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玩了一会儿,觉得没劲,后来小了一泡便,就回家了。

黄老师的点评很精彩,也很到位:

你看,多么有灵气!多么有童真童趣!真可谓天籁之音!将来一定是研究问题的高手。可是老师说,要写有意义的事,要有思想性,不能看到什么写什么,想到什么写什么,不能胡思乱想,对伟人不尊敬。因为科学主义告诉我们的教师,要引导学生写健康的东西,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应该开头写什么,中间写什么,最后写什么。

哈尔滨订制西装

昭通定做工作服

包头制作工服

昆明工作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