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带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带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湘西34亿集资案资产处置存疑神秘评估报告浮出

发布时间:2020-03-26 18:24:51 阅读: 来源:皮带轮厂家

本报记者 闵云霄

在死刑复核过程中,涉案企业资产评估报告的出现,让社会广泛关注的集资案增加了更多复杂性。

“孩子啊,今后你们要时刻关注资产的去向问题,一定要追一部分回来,先把专案组扣下老百姓的另一半本金补给他们,这可是他们祖祖辈辈的血汗钱,千万莫让老百姓吃亏!”近日,曾成杰在遗书中反复叮嘱儿子曾贤时如何处置资产。

曾成杰是原湖南三馆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三馆公司)总裁,2011年12月26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定,曾成杰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总金额34.5亿余元,集资诈骗金额近8.3亿元。主犯曾成杰因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目前正在死刑复核期。

因与吴英案类似,曾成杰案也被称之为“湖南版吴英案”。除了集资诈骗罪名本身的争议外,其资产的处置也成了焦点。5月28日,曾成杰的二审辩护人、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少光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他获得了一份三馆公司总资产评估值为8.28亿元的报告,这意味着三馆公司不存在资不抵债情况,“我已经反复致函最高人民法院,请求发回重审”。

民间融资遭遇政府变脸

早在2003年6月,湘西州政府决定对州图书馆、体育馆和群艺馆等多个场所实行整体开发(下称三馆项目)。曾成杰挂靠的吉首市国土房屋综合开发公司中标后,和当地很多企业一样,以月息为1.67%的回报率开始集资。

这一做法接近最高人民法院不得高于银行利率4倍的规定,后来,各家公司的利息不断翻涨。

2004年8月,曾成杰成立三馆公司,独家开发三馆项目。

吉首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鲁明勇曾撰文分析说,吉首发展慢,最大的瓶颈是资金问题。在“银行贷不到款、外面没人来投资、政府又拿不出钱”的情况下,湘西要发展只能利用民间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快速打通融资渠道,从2000年至2007年,湘西州政府的工作报告中对于民间融资给予了支持和重视。

除了高额的回报,当地官员的“带头”也是百姓热情参与原因之一。州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滕万翠,湘西州政府原副州长黄秀兰,原政协主席向邦礼等人都深涉其中,州长徐克勤亦被免职。

疯狂的融资潮危机重重,湘西州政府开始通过“融资商会”试图逐步化解风险,实现“软着陆”,但实际上,各公司暗地提高月息吸引资金,以防资金链快速断裂。

2008年春天,湘西政府对于民间集资的态度,由鼓励、支持转为禁止。《中国企业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2008年6月州纪委下文要求党政干部退出民间融资,立即引发了挤兑潮。

当年8月15日,吉首市政府有官员公开提出,集资企业从即日起将利息逐步降到最低点,对再高息融资将严厉处置。

中国人民银行湘西州中心支行在2008年7月下旬公布的《2008年上半年湘西州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也建议改变“没出事就是民间融资,出事就是非法集资”的观念:“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规范民间借贷行为……明确民间借贷的监管部门及其职责权限”。

一位参与集资的群众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曾成杰曾于2008年8月16日召开融资群众大会,宣布当年9月1日后利息降到三分,2009年5月后不再融资,2009年年底付清全部本金和利息。

2008年9月4日,吉首福大房地产公司部分集资者因无法收回集资款,到州政府告状,引爆了堵火车严重群体性事件。当天下午,吉首市政府出台告示,曾经风光无限的集资行为被定性“非法”,并迅速出手打击。

2008年10月2日夜,吉首市政府召开22家民营企业高管会议,近百人全部被警方带走,曾成杰成了其中之一。

2008年11月11日,曾成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事拘留。12月18日,批捕时,罪名变更为“涉嫌集资诈骗罪”。

资产处置存疑

据报道,三馆公司资产包括占地65亩的吉首市商贸大世界、三馆城市之光项目、邵阳新林国际大酒店、贵州铜仁湘黔矿业子公司、东北矿业子公司等项目,在接受政府处理前,上报的总资产为23.8亿元。

湖南省高级法院依据华信司法鉴定所的鉴定认为,截至2008年9月30日,三馆公司集资总金额为34.5亿元,涉及24238人,累计达57759人次。扣除已还本息,集资诈骗额近8.3亿元,直接给群众造成损失6.2亿。华信的会计鉴定还显示,三馆公司资产总计7.7亿元,负债18亿元,资不抵债。

王少光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资产评估不能被会计鉴定所取代,必须对资产的本身价值及其盈利空间进行综合评估才能代表资产的价值,而仅仅用会计鉴定显然是一种缩水的估值方式。

王少光提出,当事人没有挥霍集资款。根据华信会计事务所的鉴定结论,剔除已退本息及集资奖励,三馆公司实际投入生产活动的资金大于可以使用的资金将近0.6亿元。

据湘西州委机关报《团结报》报道,湘西州政府曾于2008年12月21日通报了吉首非法集资企业的资产评估结果,三馆的资产总额为6.47亿元,一个月后又通报了拍卖情况,拍卖价格比评估值增长了21.7%。

在法院一审裁决之前,相关资产还未被正式定性,就已被事先贴上“非法”标签并处置。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陈光中认为,这违背了刑诉法关于财产处置的规定,“除非是死亡或者逃逸,否则必须在法院的判决生效之后才能处置。”

另外一个焦点是,案件属于单位犯罪还是自然人犯罪。陈兴良、张泗海等四位法学家出具的《专家论证意见》认为:“三馆公司对外集资的决策由公司集体作出或者公司负责人依据公司决策程序作出,集资所得款归单位使用,应认定集资行为系单位行为,构成单位犯罪,而不能认定为自然人犯罪。”

据了解,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的最高法定刑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自然人犯“集资诈骗罪”的最高法定刑为死刑。

在湘西多起集资案件中,亦有多个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认定构成单位犯罪。

5月30日,《中国企业报》记者来到吉首,在繁华的商业地段,原来三馆公司最大的地产项目(24万平方米)如今已变成了“财信商贸中心”。据工作人员介绍,商住楼每平方米3800左右,商铺每平方米3到4万元,6栋高层建筑已经基本销售完毕。

评估报告神秘浮出

“三馆公司的资产,二审结束后评估仍未进行,但是实际早已被拍卖,这说明三馆公司应该有资产评估报告,但却被人隐匿起来,没有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2012年年底,王少光律师两次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调取资产评估报告以及资产拍卖资料并开庭质证的请求。

2013年3月,这份关键的证据——《湖南三馆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及相关公司资产评估报告书》复印件浮出了水面,该报告由吉首市政府委托湖南开元资产评估悠闲公司完成,其编号为:开元(湘)评咨报字[2008]第002号。这份以2008年8月31日为基准日的报告显示,三馆公司的总资产评估价值为8.29亿元,清算价值为6.47亿元。

这与《团结报》中的三馆公司资产评估6.47亿元的数字吻合。

据了解,这份报告是由一名不愿暴露身份的内部人士从武汉辗转邮寄到王少光手中,“收件人地址是我的,但是收件人却被错写成另外一位报道湘西案的记者。”

王少光认为,根据湘西州政府《团结报》2009年1月8日发布的数据,三馆公司资产的拍卖价为10亿元以上,按照湖南政府处理湘西民间融资“只还本金、不计算利息”的政策偿还了7.1亿元集资本金,那么尚有2.8877亿元的盈余。因此,公诉机关所诉的“三馆公司给融资群众造成6.2亿元的经济损失”,实属无稽之谈。

5月27日,王少光前往开元评估公司对报告内容进行核查。公司副总经理陈迈群向王少光介绍说:“该资产评估报告已经交给了委托机关好几份,我们也有存档。如果司法机关来,我们可以提供存档的该资产评估报告。”目前,王少光已把该报告复印件以及核实情况书面汇报给最高法院。

《中国企业报》记者前往开元公司采访时,该评估报告项目负责人何颖伟的答复与陈迈群的基本一致。为何评估8.29亿元,清算价值却为6.47亿元?何颖伟说,因为资产要在一定期限内变现,所以必须降价出让。他还介绍说,公司一共派了10多人参与,自己在吉首待了20多天才完成评估。

曾成杰以遗书的抬头写给儿子和女儿的信中,更多是在陈述自己的辛酸处境和冤屈。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曾成杰在给孩子遗书中,明确提出希望能让审理吴英案的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来审理他的案子。

“孩子:爸爸很可能等不及法院的公正判决那一天了,若万一惨死在监牢里,你们也不用过于悲哀!因为我活着比死还难受。”如今,湘西集资案案发已去4年半,一直在看守所等待死刑复核的曾成杰,生命似乎比资产更重要。

(中国企业报)

长春皮肤病医院专家解答青春痘不能用手挤做好这5点能预防痘印

患有龟头炎要怎么饮食

关于遗传性白癜风的一些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