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带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带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LED现状山寨横行企业借打假炒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7:52 阅读: 来源:皮带轮厂家

LED现状:山寨横行 企业借“打假”炒作

近日,史福特和迈勒斯的一纸声明吸引了众多业内人士的眼球,姑且不论前者是否已经走完正规诉讼流程,后者到底是否有“山寨”玉兰系列产品。随着LED在终端市场的逐渐渗透,在侵权和维权的拉锯战中,打假已经被推到LED产业的风口浪尖。

山寨横行

在古镇,几乎没有客商不会到闻名遐迩的“十里灯街”采购,这里聚集了约四千家灯饰照明门市,鳞次栉比。有人戏称此地是中国灯饰照明产业的“风向标”和“晴雨表”,皆因国内时下流行什么灯,这条街肯定反应迅速,上马者众。

今年记者走访发现,现在除了单一花灯品牌的门店外,其他门市都或多或少摆上了LED灯具,尤其是多家企业合租一个门面的,筒灯、射灯、灯带、洗墙灯、面板灯、吸顶灯等等种类繁多,但面孔同质,斗价激烈。

“以MR16为例,为了避免同质和抄袭,我们专门开发成4瓦的,但依旧未能逃过‘被山寨’的命运。”莱亚照明董事长周家祥无奈表示。

据数据显示,随着终端客户对LED照明产品的接受程度逐渐提高,国内LED室内照明市场整体规模呈现大幅增长的趋势,仅今年上半年,同比增幅接近36%,其中,超过五成市场规模的增长由LED室内照明贡献。

同时,LED照明生产企业的竞争也异常激烈,从2011年上半年至今,国内新增LED室内照明企业数量近1800家。其中,今年上半年国内新增的LED室内照明企业就达到近1000家。

“其实LED市场是在不停增长,但厂家的数量也成两位数增长,为求短平快切入,绝大多数企业唯有从模仿,甚至侵权起家,毕竟市场太大,监管不易。”龙的照明总经理马守峰对记者说道。他透露,公司自主研发、获得实用专利的日光管也遭到“山寨”,严重影响了终端销售业绩。公司计划年内也会组织维权行动。

“照明产业基地,工厂和门市太集中了,汇聚了各式各样的潮流和款式,‘抄袭’肯定方便。既然有便利条件,不去‘抄袭’反而显得有点笨了。”在采访中不忌讳自己有“抄袭”经历的奇凯光电老板马君伟坦言,刚入行的时候哪有什么财力和人力去研发新产品? 只是大家“抄”的方法不同罢了。有实力的企业利用参展的机会去欧美等一些发达国家,抄袭国外的先进设计。实力稍弱一点的就“偷袭”左邻右里。

抄袭仿冒,不仅背负着侵犯知识产权的骂名,还很可能有官司缠身的风险,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但是‘抄袭者’依旧“乐此不疲”,其“节约”研发成本提高性价比,且新产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抢占市场,快速攫取利润是最大诱因。

虽然LED灯具多属于定型量产产品,但从照度光效、散热系统、外观设计、内部结构等多方面还是可以有自己的东西。“山寨抄袭现象的存在,必然导致同质化加剧蔓延,大大缩短了产品的生命周期,市场竞争的混乱是不言而喻的。”中山泰腾灯饰董事长汤士权总结道,LED灯具设计人员和研发能力强的企业最不好过,耗心劳力开发的新款LED灯具并着力宣传最终原来为他人做了嫁衣,竹篮打水一场空。

维权路难

“现在已经有三家侵权企业选择和解,但加起来赔偿的金额只有100多万元,与目前造成的市场损失相比差距甚大。”史福特董事长史杰一脸郁闷。近日,公司斥资过千万元研发的“玉兰灯”,投入市场不到两年就遭遇大面积“盗版”。虽然史福特已经开始走法律程序,但要真赢下侵权官司还得四五个月。“能否全面执行到位也是一大难题。”史杰显得很是无奈,“要是最基本的知识产权都得不到有效保护,轻易便被山寨,那以后谁还敢潜心去搞研发?”

不少业内人士建议,新设计的产品可以去申请专利。这是稳妥的维权途径。只是对灯具而言,这样不免有点隔靴搔痒。

就拿LED的款式更新来说,以天花灯为例,一个系列约3到5个款式,不同的表面处理每款大概会有5到6种,而色温、光效等搭配再分出2到3种。“每半年光是天花灯推出5个系列的话,就差不多有120多种款式变化。”聚科照明董事副总经理王俊华介绍,而这还不包括其他类别的LED成品。

“等专利的批文下来,也许那款灯具已经磕头碰脑满大街都是了。而且,就算申请到了专利,找到了侵权人,还得起诉等判决。最后赢了诉讼,结果也不一定如你所想,甚至回报还不如投入。”虽然还没走上维权道路,但龙的照明总经理马守峰对即将面临的难题也有心理准备。他无奈地表示,如果是一些小厂甚至黑厂,那根本就打不掉、抓不着,随时可以关门走人。

据了解,涉及知识产权的诉讼,时间一般都比较长,短则半年,长的要三四年,涉及发明专利的拖得尤其久。但企业研发出一个新产品或新技术,都希望在第一时间推向市场,有时候一个知识产权纠纷就可能把企业拖死。以鹤山银雨为例,它就是历时两年(2006年—2008年)才告倒了亮励得,但没有为鹤山银雨带来任何的积极影响,原因是亮励得在诉讼期间并未停止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行为。

北京凯世知识产权代理有限责任公司广州办事处的王建良律师则表示:“不仅仅是LED行业,现在基本上都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究其原因在于,民众对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淡薄,法律对具体行业的违规细则还存在漏洞,收集证据比较难,诉讼时间长,处罚力度不够。他同时提醒:“最好的专利不是只保护你生产或销售的产品技术,而是你的专利保护范围涵盖了竞争对手的产品技术,也就是要形成持续的专利保护体系。

据了解,诞生于1984年的专利法,28年间历经四次修改,每次修改都是为了更好适应企业发展的需求。今年专利法修改的主要修改建议是拟赋予司法机关和行政执法机关调查取证权,解决专利维权“举证难”、 “周期长”、 “赔偿低”、“成本高,效果差”等问题。只是,新修改条例还没获得通过。

“打假”动机

虽然打假维权难度相当,甚至有“引火烧身”的可能。但不少企业依旧“乐此不疲”。有的公司打假上瘾成了“专业户”,有的企业打假则是为了营销炒作。

一位业内人士也对记者透露:“产业基地就有一批人靠专利吃饭的,小到外壳,大到灯体,先去店里买下LED灯具留证据,然后注册(外观或商标),一旦成功后,随即发函控告原厂侵权。”

“如果是万元以下的赔偿一般会‘私了’,但数万元以上的则会直接请律师处理,有人光靠这个也能发财。”一位曾经吃过这种“哑巴亏”的LED企业老板如此说道,“有时只能哑巴吃黄连,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知识产权的保护了。”

“另外,打假已经变成了部分LED企业争取眼球的噱头了,更有甚者因为专利产品销量不好,依赖打假获利来支撑日常消耗,实为‘草船借箭’。” 盈点光电总经理周浩明说出了LED行业打假风的另一层意思。

据了解,获得专利成为当前诸多LED企业提高企业形象,以及迈进高新技术企业门槛的必然之举。因为一旦成为高新技术企业就可以享受国家优惠政策,不但可以申请各项科技经费,还可以获得税收减免的优惠,同时,也是企业上市的一个必备条件。“国内很多中小企业的专利都不是自己的,其实他们也不必去申请。”四川炫动飞扬深圳运营总经理杨国庆表示,与其依靠自己苦心做研发相比,大多数中小企业更愿意通过挂靠、租用、购买等方式获得相关专利。

不过,LED产品还没能在多元渠道上取得销量突破。“获得专利并不代表你的产品销量就会直线上升。这关系到品牌定位、产品质量、营销策略、市场政策、终端接受程度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市场上确实存在即使发明专利产品也滞销的现象。”云南乔森照明运营分公司总监朱启友对高工记者说道。

因此,在国内LED企业打假的过程中,尤其依赖媒体来宣传造势的时候,总免不了招来业内“异样”的眼光,质疑其盈利模式和能力是否出现问题,近期势头颇猛的史福特光电也未能例外。记者曾就目前被侵权的 “玉兰”系列产品向史福特相关负责人确认其每月具体销量情况,但均未得到正面回应。

龙战争

无双小师妹

富豪闯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