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带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皮带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钟芳我们有一个野心把循环农业概念深入农业大设计锈色花楸

发布时间:2020-10-18 14:43:56 阅读: 来源:皮带轮厂家

钟芳:我们有一个野心把循环农业概念深入农业大设计

专题报道: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

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讲师钟芳女士

吾谷网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小毛驴市民农园)承办的“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于2013年11月1日—3日在上海同济大学举行。来自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讲师钟芳女士发表了精彩演讲,以下是其精彩内容:

钟芳:谢谢大家。我刚才感触特别深刻,因为我自己之前是学设计的,但是学设计之前,又是从来没有学过设计的,相对设计师来说,缺乏很多设计上的技巧或者是素养。但是之后我去农场工作的时候,相对他们来说我又是有真正的设计师。所以有的时候我会深刻的体会到我们作为职业设计师所处的一种苦恼。我在去农场工作之前,我一直在想,我做的东西已经非常替你们着想,非常接地气了,我已经尽我所能探讨一些现实的困难,我为什么花了这么多的心血和精力,为什么一点可能性都不开放给我。农场里大家都累得要死,每天就是种菜养猪,哪有精力给你做这种事情。后来我在农场工作以后,我也接触到一些设计院校的学生,他们开始对这个议题感兴趣,他们提出的一些意见,他们比我当年还要天真,比我当年想的还要漂在空中,我怎么告诉他们,你还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做实地调查。在我们做这个项目里面,我也深刻地感受到,一方面设计师背后需要有很多真实的技能,真实的对农业知识的掌握,一方面又要告诉我的同事们,有可能挑战一下自己的想象力,因为他们的日常生活是真正和大地打交道的,他们没有这么多心思去想,但是如果把你的思路放开一点,可能在这个阶段对你的工作来说不是特别重要的,不是突然一下子给你带来很大的收益或者很多的客人,但是可能会给你未来做农业有一种新的启示,其实我们这是一个合作的项目。我在里面充当的更多的是两边糊墙的角色。

这个项目是我们农场和德国的一个设计工作室,还有清华大学的合作项目,这里建筑设计室和工作室提出这样一个概念,工业大学的学生去负责产品,我们一会儿会看到一些真正的产品设计,虽然后面实现的难度非常大,清华大学的同学们负责做所有和视觉传达的这种,我在里面会涉及到服务设计,里面有一些小型的餐厅,我们每一步都有所退让,最重要呈现出来或者花了最多的时间去做的反倒是产品设计,这是9月份北京设计周里面展示的一小部分,一部分是绿色的种植箱,一部分是简易餐厅,还有一部分是文字传达材料。整个是在一个非常工业化的情境,是在北京798一个工厂的廊桥里面,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展览空间,但是我们已经尽力了。这个目的在中国阳台种植的热度一年比一年往上升,尤其是《舌尖上的中国》有一个太阳台上种植的小片子,每个人都希望在阳台上种一些东西,有没有可能自己也种一点香草之类的,所以我们有一个广泛和热切的需求,我们这个设计概念其实是来自真实生活的需求,人们开始广泛的意识到我可以在家里和农业和自然有一个什么样的联系,所以我们的初衷很简单,开发一些能够在阳台上种植使用的产品,或者是背后整套的服务系统,这是我们的一个想法。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整个的包括很多部分,我们希望围绕这个产品,就是阳台种植的工具,或者说是设备,会有一些和它相关的服务,也就是餐饮,同时我们把这个尽量的传达出去,里面还结合了更多,我们有一个野心,就是把循环农业概念深入进去,就是日常的生活和饮食之后的垃圾循环起来,我们当时直接做一个蚯蚓堆肥和家庭可以用的有机垃圾堆肥融合进去。因为有一个餐厅存在,它还可能和不同的活动结合在一起,我们每天下午会有不同主题的演讲,有的时候只是大家在一起分享,交换一下自己的心得,有的时候是有些讲座,包括你怎么做垃圾堆肥,怎么做酵素,有的时候是纯粹绿色性质的表演,只是为了营造一种气氛,所以我们这里开始可能是野心有点大了,有产品,有传达,有服务,有各种各样的活动。

所以在整个的过程里面,我们最开始还涉及到一个环境空间的设计,也就是说我们如何去组织这些流程,如何把这些活动和服务连接起来?我们后面改变得太多太多。我这里真正想分享给大家的是我在里面很深刻的一个感受,也就是说我们真正的适用技术,或者我们的设计理念以及真正支撑设计理念实施的技术支撑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举一个到现在还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鱼菜共生系统,这个过程是非常非常艰难的,因为上面需要菜,下面养鱼,你中间的这个水要有一个净化系统,那么到底用什么样的材料来实现呢?很多时候我们选择不同的材料,可以选择比较好的陶粒,把水过滤下去,但是仍然有一定的困难,最后要把水从养鱼的箱子里抽上去的话,需要安一个电泵,我们开始设想得比较好,就是抽水的过程,水净化和循环的过程是用人力自行车来实现,就是通过人的动力来代替另外其他的能源,我们尽量把这种可持续的概念展现出来,但是我们最后没有实现这个人踩自行车实现动力,这种动力带动水的循环,从而实现一种真正的绿色循环的概念。最后我们还是用了耗能非常大的电来实现循环。所以这里我一直在想,我们最近在一些大型了展览里面,一直有这样一个困扰,我们设计师到后来是不得不去向现在的技术和条件妥协,很多时候我们有非常好的想法,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我们都是处在设计师这个领域里面,或者我们处在农业的领域里面,我们和工程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在非常有限的时间和经费里面没有可能寻找到这样的技术支持,这种困难应该怎么去克服呢?我之前试图去克服农业困难一样,我让自己去做农业,但是我觉得我已经基本上没有可能让自己去学习工程,在我们以前没有传统的工业设计里面和设计师,造自行车或者造其他设备的时候,我们和设计工程这种关系是什么样的,我只是抛出去问题,一会儿我们会讨论,我以前并没有非常专业的设计教育,我不知道这种传统的工业设计里面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但是现在对我来说这是非常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们是要解决问题的,如果用我们设计师已经熟悉的技术,用电或者其他简单的能源方法来解决的话,我们既没有创新,我们消耗了更多的能源。这里还有一个非常深刻的例子,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概念,就是堆肥厕所,对于循环农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是实现能量循环的过程,但是据我所知,我们在农场里提倡这样的概念,但是我们能做的真的是太原始、太粗糙的。非常直接的跟大家分享,我一年前去我们农场,询问了很多欧洲这方面的专家,可能是农业专家,可能是设计专家,我们把这个设计得非常好,没有异味,但是需要1万欧元以上。我记得之前看过很有趣的一个结构图,我们设计师说质量好,时间长,但是另外一个说是太贵了,你要快,要便宜,可能就是极其的粗糙,我们在中间的平衡点到底在哪里,这也是我一直想探讨,我自己还是受了一定时间的职业训练,我对改造我们真正的生活以及生产,我真的就这么无能为力了吗?我们的缺陷在哪里?在技术,在工程还是对真实生活的理解?到底是什么?并不是我这个项目做得多好,而是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设计教育。在外观和工程之间的关系之外,我们面对新一代的DESIS,我们需要怎么对我们的设计教育进行一个改造。

在这里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一些结果,我们看到鱼菜共生的池子,虽然比较简单,也是采用了比较传统的方式来实现,种菜如果是我的同事袁清华的话,可以吐一天一夜的苦水,即便是种一百箱的菜,对有经验的专业农场也是非常困难的,我们要求是长到20厘米以上,中间如果被虫子吃了,有什么备用的方案,到最后菜和草共生。我们开始对于这个工具,对于装家庭阳台种植工具也有非常多的考虑,我们希望是废弃物,后来我们非常粗暴的建议用塑料箱,因为我们已经没有这样的精力去做这样的探索,我们就用塑料箱,以至于到了这个土都是一个问题,虽然土对于农场是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位置,把20吨的土运到城市里的话,一方面我们付不起那么多卡车,也付不起那么多挑夫,在设计里面不是一个简单的设计,我要做一个家庭种植的容器就完了,最后是怎么种菜,可以吃,弄到城市里去。我们战略设计可能要考虑到其中的各个环节和层面,但实际上我们的设计师往往是到了那里才知道还有一个限制。所以这些对我来说,我要吐苦水也可以一天一夜,一方面觉得农场的同事这么不给我面子,经常说这样不好,那样不好,另一方面我们设计师同行也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接触到这样的东西,我不知道我们的设计传统有没有这样,让学生真正动手去做,同济设计学院有一个真正的workshop,我在其他学院里面有看到一些工作室,但是很少有工程的工作室,这个也是我们要考虑的,无论是面向DESIS,还是面向工业产品的可持续设计也好,我们要走的路还非常长。

到最后的服务阶段,也没有太成功,因为计划是我做的,但是我试图把服务分成不同的情况,什么样的流程,我们开始说先在网上注册,注册以后在路口处领一个袖标,有一个二维码,但是后来发现不行。就像娄老师提的,我们在失败中学习,这个项目在最后一天的时候,大家长出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就是它了,这个当时得了设计周的一个绿色设计奖,但是就我而言,失败的感受更多于成功的感受,如果我们能看到,这是一些干巴巴的塑料箱在那里,尽管我试图做一些造型,对我来说还是从失败中学习。可能也是我们今天下半场和下午会讨论的问题,谢谢大家。(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北京治骨质增生医院

兰州治不孕不育的专科医院预约挂号

洛阳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